2023年11月8日

旧饮水机旧热水器3块钱一个 小家电回收落到撮堆卖

作者 admin

挂二手平台无人问津,卖废品一个才3元,不少市民为如何处理闲置小家电犯了难。记者调查发现,小家电回收正规渠道少且价格低,走街串巷的回收游击队看不上,而回收品类齐全的正规军也在小家电回收过程中无钱可赚。

一些小区举办小家电回收活动,探索资源回收利用新模式。

咖啡机白送都没人要

九成新的咖啡机,没用几次的电饭锅、烤箱……张女士最近要搬家,清出一堆闲置的小家电。搬走吧,以后还是用不上,送去回收站又卖不了几块钱。

九成新呢!如果当废品卖了,怪可惜的。张女士告诉记者,这些小家电有自己买的,有公司发的,还有朋友送的……为了处理这些小家电,她把小区附近的回收点问了个遍。各家给出的价格差不多:每台小家电回收价在5元钱上下,没有超过10元的。

楼下回收站的大爷都不乐意收,最后索性扔掉了。家住西城的姜女士新买了一台咖啡机,原来的咖啡机不知如何处置:放在小区旧物群里送都没人要,收废品的师傅不愿意收。最后她只能把咖啡机扔到了垃圾桶里。

在十八里店乡吕家营村的一处垃圾处理厂旁边,记者遇到了收废品的李师傅。他的三轮车里堆着一大捆纸盒子和零零散散的塑料瓶。当问及收不收小家电时,李师傅连连摆手,他指着车前的牌子说:只收大家电,其他的卖不上价钱。多的话还能去看看,少的话不收!三轮车扶手前,一块白色牌子上写着高价回收冰箱、空调、彩电、电脑、电动车,唯独没有小家电。

在龙爪树路附近的一处露天废旧回收站点,小家电同样不受欢迎。这处回收点地上堆放着废纸盒、自行车等杂物,旁边一辆三轮车上挂着显眼的废品回收牌子。回收师傅说,大家电能上门收,可以顺带捎上小家电,但价格不高,就几块钱稍微意思一下。

小家电我们收来也不好卖,还没纸壳子好卖呢。一位回收师傅说,冰箱、洗衣机等大件家电回收后,有些还能送到二手市场贩卖,但小家电在二手市场上不吃香,所以他们也就不乐意收。

在木樨园一处回收点,大件家电按个收,小家电论斤收。贵一点的豆浆机2元一公斤,其余小家电都是1.5元一公斤。

全新小家电卖根冰棍钱

在南三环木樨园附近的露天停车场,记者找到一家收小家电的回收站。相较开着三轮车四处打游击的回收小贩,这处社区便民再生资源回收点位看上去比较正规。

20平方米的蓝色集装箱上标着再生回收舱的招牌,箱体覆盖着环保公益广告、宣传语。集装箱前停着一辆运输废品的卡车,车里已经装进不少废纸盒、塑料桶等。附近不少老人是回收点的常客。

回收点的工作人员介绍,他们回收的品类很多,除了传统的四机一脑(冰箱、洗衣机、空调、电视机和电脑),微波炉、铜铁铝、旧衣服、数码产品、小家电等都要。大件家电按个收,小家电论斤收。这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部分豆浆机含有铜线,能卖得稍贵一点,大概2元一公斤,其余各类小家电都是1.5元一公斤。

记者查询到,这处回收站由北京首合环境服务有限公司设立。像这样的回收点目前在北京共有26个,主要分布在丰台、朝阳和石景山。记者又来到位于方庄紫芳园二区内的一处回收点。小区居民将废品送到这里,就可以兑换成积分。积分可用于买饮料,也能用于电动车充电,或抵扣物业费。

回收站的可回收物品价目表显示,纸类每公斤60积分、塑料每公斤100积分、小家电每公斤100积分、铁制品每公斤60积分。一个积分相当于一分钱。也就是说,小家电回收价格为每公斤一元钱。

每个月大约能回收20件到30件小家电。站点工作人员闫树说,居民送来的小家电各式各样,有从国外高价买回来的老音箱,还有包装都没打开的全新电水壶。到这儿都只能按斤称重,即使全新的小家电,在回收站也只能按斤当废品卖。他说,收到小家电会先送到暂存点,等达到一定数量后,再统一送去外地的拆解厂集中拆解。

小家电确实不值钱。在龙潭中湖公园西南门的爱分类回收站,一位工作人员说。在爱分类小程序中,记者看到,打印机、热水器、饮水机、微波炉等家电一个的回收价格标注为3元至10元不等,才换一根冰棍。

爱分类小程序中标注了小家电的回收价格,热水器、饮水机、微波炉等家电一个3元至10元不等,才值一根冰棍钱。

回收没钱赚企业不积极

小家电回收生意为何没人做?从业者认为,拆解回收小家电成本高、收益少,忙活一阵却赚不到钱。

去年7月至9月,北京首合环境服务有限公司曾做过北京市小旧家电回收日试点活动,当时一共回收3.28吨各类小家电。这些小家电运输到位于外地的废旧家电处置企业生产线进行拆解。无害化拆解后,对环境的影响可以降到最低,同时再生原料还能提供给家电生产企业,实现循环再利用。

据介绍,这些小家电拆解后,最终共形成1350公斤废塑料、500公斤废铝、580公斤废铁、100公斤废铜电机,另有一些废旧线路板、废变压器、杂线、边角料等。

如果算经济账,回收拆解小家电是很难赚钱的。北京再生资源利用开发集团副总经理俞清告诉记者,小家电回收的前端成本高,比如回收站的场地租金和工作人员的工资,这对回收企业来说是不小的开支,再加上运输、拆解的成本,算下来基本是赔钱买卖。公司也还在探索城市再生资源回收利用的新模式。截至目前,企业今年已在不同小区举办超90场小家电回收活动,回收2300多件小家电。

从业者不愿涉足小家电回收,还有一个重要原因。记者了解到,对电视机、微型计算机、洗衣机、电冰箱、空调等大家电,政府会给予一部分处理基金补贴。按照2021年最新的补贴调整通知,空调补贴最多,为每台100元,其余家电根据种类和机型不同,补贴价格在每台25元至55元不等。近年来大量出现的小家电却无此类补贴。

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潘永刚表示,目前四机一脑等产品列入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基金补贴目录,回收拆解效果比较好,每年有近8500万台此类产品进入有资质的规范企业进行拆解。其他种类的电器电子产品由于没有进入基金补贴名单,在回收、拆解等方面需要较高的成本,盈利能力很弱。因此,回收利用企业的积极性不高,导致此类产品回收利用效果不佳。

回收体系建立需多方支持

目前来看,单靠企业来解决小家电的回收问题确实很难。俞清坦言,企业如果无法实现盈亏平衡,就不可能长期坚持下去。为了降低成本,企业在进行新的尝试。比如,让回收站实现一站多能,今后会逐渐在回收站引入一些果蔬、快递等服务分摊租金成本。回收企业还将尝试与小区物业合作,如让物业人员兼职在小区统一回收,然后由回收企业定期装运,收益共享。这样,回收企业就能进一步降低前端回收的人员、场地成本。回收企业希望能得到政府、社区等方面的助力。比如,政府可给予回收企业必要的场地空间支持,降低企业的成本。社区可以和企业合作,低成本扩大定点废旧小家电回收服务的网络。

依靠流动回收商贩走街串巷回收,是目前各种废家电回收的最主要渠道。对目前小家电回收面临的困境,潘永刚建议,在回收体系建设方面,目前还存在临时储存场地选址困难、回收车辆进城难等一系列现实问题。他建议,扶持当地回收利用企业,并在回收利用方面给予适当的补贴,为回收利用企业提供相应的场地、物流、路权等方面的支持。

由单个环节来完全承担起回收体系建设的责任是不现实的。他认为,只有管理部门、消费者、生产商、分销商、回收商、处理企业、社区、个体回收人员等多方结合起来,才能形成有效的小家电回收网络体系。